以下是版主最近缺某團缺太久 只能看舊節目補充營養的妄想文
不喜歡同人文 無法忍受時間亂跳 跟要求實事求是的人請自動跳過 XD
版主是將兩人在不同時間說的話串聯起來
與事實完全不符

也請想要看的大家多指教啦

 

==========同人文正是開始囉的分隔線============

這次這首歌好像真的給小黑很大的挫折感。小白擔心的看著放下麥克風的小黑。

 

已經練了快一天的排演,唱到副歌怎麼都唱不好,感覺拖累了這個團。小黑把麥克風放到架子上,跟團員比了暫停的手勢。

 

一直唱不太上去的小黑坐在椅子上,直愣愣地望著前方。旁邊樂團成員也很清楚這時是小黑的求救信號,安靜地等兩個人協商好。

 

「真的沒辦法。可以讓我降KEY唱一次看看嗎?」小黑皺著眉頭說。雖然小白有跟他提到這首歌是以小黑的聲音為基礎而做的歌,但唱不好就是唱不好。

 

「嗯。。。我們先降key試試看好了。」聽了幾次下來,小白自己也覺得這次是不是沒抓對味道。

 

可惜,降了key後還是有些地方不對勁。

 

「雖然感覺太讓人安心了,沒有緊張感出來呢。」小白打破沉默。「不是對調唱的部分,就是降KEY。小黑唱A段,小白唱副歌。」說不出來自己要替掉小黑的部分,小白選擇用兩個人的名字。

 

「這樣可能比較好,畢竟是我唱不好的KEY。還是對調部分比較好吧。」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也知道對方的決定。

 

果然,兩個人對調之後,整首歌的味道還是很好。這首歌的瓶頸衝破了以後,後面的排演變得很順利,而一天的排演也就這樣結束了。

 

 

 

後來小白在做訪談的時候,有點像安慰小黑的講,「其實都做這麼久了,已經不會誰主唱誰和音的問題了,重點是兩個人重疊出來的聲音。」

 

小白也以為神經比電線桿還大條的小黑大概不會多想這件事。畢竟演唱會也無事終了,反應也異常的熱烈。

 

直到兩個人上了訪談節目,有觀眾問起兩個人唱歌是怎麼決定分段的事情。

 

「有時候排練明明是我在唱的部分,到演唱會前幾天卻忽然換成了他的部分。這時候我就會很低落的反省自己到底是那裏沒唱好。」小黑以誇張的動作配上搞笑的語氣說著。

 

「這種時候你要跟我說阿!!」雖然不太放心小黑,但是礙於全場的觀眾,小黑還是搞笑地打了一下小黑。

 

訪談結束後,車子往兩人的經紀公司移動。演唱會之後一定會出的官方總譜本讓好不容易演唱會結束的兩人再度忙碌了起來。

 

兩個人開始了總譜製作過程,小白跟小黑說,我們來寫這張十年紀念專輯的感想吧。

 

已經決定要寫什麼的小白,看著不知道該寫什麼的小黑,忍不住回想起來最近小黑奇怪的舉動。

 

「如果現在你能跟任何人組團,你會想跟誰組?」

 

小白不太明白這個問題的目的,但是想了半天也沒想出答案。

 

如果說,我這輩子只想跟你組團這個答案你信不信。

 

之前,他常常被邀約去幫人寫詞曲,或幫新人編曲。小黑雖然不太管他的「團外活動」,但是不是最近讓小黑有點沒安全感了?

 

那次訪談的玩笑話,會不會其實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我說的真心話?

 

明明知道小黑講的玩笑話十句裡面有一百句不能信,小白還是免不了擔心。

 

小白轉頭看了看想著想著已經快睡著的小黑。

 

「有時候,小黑會忽然問我:『如果現在你能跟任何人組團,你會想跟誰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erica 的頭像
wenerica

光風霽月 撥雲見日 ~ Room 5296

wen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